成长是不得已的告别

时间:2019-01-21 作者:普天同创 阅读:4542

我心目中最美好的下午,是和姐姐一起度過的。

那时候是夏天,窗外的梧桐叶“沙沙”地响着,夏蝉“知了知了”地叫着。对面小店的胖爷爷穿着老头衫,摇着蒲扇,坐在树荫下看电视,远处收废品的声音似乎很清晰:“鸭毛毛,甲鱼壳,蜡烛油,元宝灰……”

爷爷奶奶都出去了,二楼就是我和姐姐的天下。

我们先把一箱牛奶拖到床边,然后跳上床,打开电视,调到江苏卫视。对每一家电视台在这个时间段播放什么节目,我们都十分清楚。江苏卫视会放整整一下午的《爱情公寓》,这是我和姐姐最喜欢看的。激动的时候,我们会在爷爷的床上蹦蹦跳跳,桃酥屑掉得满床都是,一不小心还会把牛奶洒出来,而我们却毫不在意地掸一掸,随意擦一擦,依旧看得起劲儿。

等到电视剧放完,大概是傍晚时分,是时候出去玩了,因为这时候所有频道都没有我们喜欢看的节目了。等我们跑出家门,炊烟已经袅袅升起,天边的火烧云是那样耀眼,像是一匹上好的绸缎铺在天空。落日余晖透过梧桐树叶的间隙,细细密密地铺满一地。杂货铺的爷爷已经开始做蛋饼了,马路对面糖炒板栗的香味飘得到处都是,棉被加工小作坊“嘣嘣嘣”弹棉花的声音停了下来,旁边中介所的阿刚叔叔也开始淘米做饭,被我们叫出来的朋友一时也想不出玩什么游戏好……

那时候这些熟悉的画面天天都在上演,而现在的我再也看不到这一幕了。

我是如此怀念过去的日子,可我再也回不去了。

后来,我特意挑了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,想重温那样的一个下午。可是当我真正开始时,却发现自己做不到——我开始担心,作业有没有做完,有没有漏做?这样一个下午只用来看电视、玩游戏是不是太浪费?我是不是应该再做一些课外作业?

“恭喜”我自己,这个计划刚刚开始就夭折了。

我知道,现在姐姐不能老是陪我玩了,小朋友长成了大朋友,天各一方,杂货铺老爷爷不做蛋饼了,栗子铺换人了,我也不是原来那个我了……

我无法复制那样一个下午,不久之后,可能连回忆都会模糊。

可我还是不明白,为什么我明明那么不舍,却还要扬起笑脸和它说再见。

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成长,那是不得已的告别的滋味。